人物10109 项目5026 室内522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6 所有作品10977 所有图片147,400
建筑史话之五:上帝之城
帝国的扩张伴随着是不断的战争和胜仗,为了纪念这些,凯旋门作为影响后世深远的一种西方古典建筑形制被大量竖立起来。它们与其说是建筑也许不如说是大尺度的雕塑;其基本形式是独特的罗马拱券,支撑在柱墩上并且柱式为叠柱式,还有为纪念某场战役胜利的浅浮雕和雕像。
POST©邓智勇

罗马作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帝国的繁华首都,人口超百万,却在408年被由 Alaric统率的西哥特人攻陷。从406年起,罗马帝国接连遭受北方的法兰克人(Franks)、勃艮第人(Burgundians)、西哥特人(Visgoths)和北非的汪达尔人(Vandals)等的入侵。这些人全部是野蛮的日耳曼部落。罗马城攻陷后,罗马人遭受了烧杀劫掠,奸污凌辱等所有人间最不堪的身心痛苦。此时的罗马堪称人间地狱。伟大的神学家阿尔及利亚人圣奥古斯丁(Saint Aurelius Augustius)面对漫布罗马帝国的人们普遍的惊愕、恐慌和不解于412-416年写下了不朽之作《上帝之城》。罗马本来是基督徒心目中的圣城,却横遭劫难。奥古斯丁长久思考后为此重新区分了圣史与俗史,圣城与俗城。在他看来,圣城与俗城在空间上是交织的。罗马故既是圣城也是俗城,总之是上帝之城,并未遭到上帝的遗弃。

罗马的崛起过程就是希腊化(hellenization)大的进程中的一段插曲,只不过对罗马而言指的是更广义的希腊化,而狭义的希腊化是亚历山大之后罗马帝国之前的一段历史。因为罗马的人的希腊化来得更早。罗马人与希腊人同根同源,祖先也是北方的野蛮游牧部落;只不过侵入的是意大利半岛而非希腊地区,最终定居于台伯(Tiber)河岸,以农耕为生。他们早期藩属于周围更强大的伊特鲁尼亚人(Etruscan)。伊特鲁尼亚人约800BC从小亚细亚移民而来;他们是海洋民族,与各地贸易互通有无。当时,意大利的南方沿海已建有不少希腊殖民地。伊特鲁尼亚人自然早早地就主动学习更先进的希腊文化了,罗马人当然也接受了伊特鲁尼亚人的影响。他们或直接或间接地,在文字、宗教、艺术、建筑技术(包括拱券)上都通通向希腊人学习。例如罗马的朱比特(Jupiter)就相当于希腊的宙斯(Zeus)。

罗马逐渐强大起来,约500BC驱逐了伊特鲁尼亚国王;此后就是其文明的形成期。他们的政治制度也非常类似于希腊的方式,也是逐渐演化的过程:从国王进化为贵族议会与平民议会的双会制,再到君主独裁,再到贵族寡头;最后到双院制的民主制,即元老院(容纳很少的平民)和众议院,一年一选。到264BC为止是罗马的早期共和时期(Early Republic)。罗马在这一时期基本统一了意大利(亚平宁半岛)。同样是地中海地区,为什么罗马不同于希腊那种相互独立各自为阵为大大小小的城邦(city-state)模式?这就得说到地理条件的不同了。意大利半岛为丘陵为主的半岛,不像爱琴海盆地的山地那么大的起伏;因此,彼此间的地理屏障不大,有统一的条件。

265-27BC为罗马共和晚期(Late Republic),这一时期罗马通过三次布匿战争解决了它第一个海外的敌国,北非的迦太基(Carthage)。迦太基是腓尼基人于850BC建立于阿尔及尔的殖民地。264-241BC第一次布匿战争,罗马第一次出海,艰难赢得了西西里。第二次布匿战争(218-201BC)时期迦太基出了一个叫汉尼拔(Hannibal,247-183BC)的杰出军事天才。他取道西班牙,翻过阿尔卑斯。这一匪夷所思的长征令罗马猝不及防,由北往南从陆路进攻罗马而不是由南而北从海上进犯;而且大多取得骄人的胜绩,随后转到意大利南部。204BC大西庇阿率罗马军队登录迦太基附近。迦太基战败的结果使西班牙归属罗马,迦太基失去非洲以外的一切领地,并完全解除武装只留自卫队,并偿付巨额战争赔款。战后罗马忙着东西作战。东边忙着征服希腊,西边忙着压制伊比利亚半岛的叛乱。第三次布匿战争(149-146BC)历时最短仅三年时间,以罗马攻下迦太基中央要塞比尔萨为结局。罗马血洗迦太基城,杀死所有居民并夷为平地。

罗马能够取胜,主要靠军事和政治。一方面军事上,罗马步兵在希腊方阵(phalanx)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划分得更小更灵活,120人1小队,30 小队构成一个军团(legion)。步兵装配可以远距离投掷的铁枪尖的标枪。另一方面政治上,对意大利半岛上的其他非拉丁民族采取怀柔政策,1/4的人取得完全国民资格,剩下的人取得拉丁臣民资格,也拥有大量特权。后来证明这有力地保证了罗马联盟的忠诚度。布匿战争给罗马注入了扩张的基因,战后,罗马扩张的中心是往东边的小亚细亚和北边的欧洲。频繁的征战使罗马成为横跨亚非欧的庞大帝国,并给意大利本土特别是罗马城带来丰厚的贡品、税收、谷物、人质和奴隶,其中就不乏希腊人。

如辽金时期的契丹人、女真人被宋的汉文化所折服一样,罗马人也被这些文雅的希腊人的才学所折服,就加大了马力和加快了步伐来全盘希化。罗马的上流社会一般会请希腊人作老师,教他们希腊语、修辞、哲学和文学。到1世纪BC时的一种时尚是,罗马人会把他们的子弟送到雅典或者罗德岛(Rhode)的哲学学校学习(参见L.S.Stavrianos的A Global History From Prehistory to the Present)。

罗马人把希腊化时期的3种柱式照单全收,并增加了两种。一种类似于多利克柱式的本地柱式,叫塔司干(Tuscan)柱式;区别是取消了多利克柱身上的小凹槽(flute),而变为光滑的柱身,抛光后还能显示石材的材质纹理。另一种是把爱奥尼(Ionic)柱式(Order)与柯林斯(Corinthian)柱式混在一起的混合(Composite)柱式。

希腊化时期后,虽然再也产生不了古典时期的大哲学家,这一时期科学却取得很大的进展。亚历山大博物馆与图书馆首次成为人类历史上公立的研究机构。欧几里得(Euclid)发表了《几何原本》(Elements of Geometry),托勒密(Ptolemy)提出了地心说,而阿利斯塔克(Aristarcluss)则提出了日心说。埃拉托色尼(Eratosthenes)认为地球是球体,并且已经算出地球赤道的周长为24700英里,仅比现在的数据少了250英里。阿基米德(Archimedes)则说出了一句网红了几千年的话,“给我一个基点,我可以把世界撬起来。”(参见L.S.Stavrianos的A Global History From Prehistory to the Present)

罗马人相比,在抽象科学上取得的进步微不足道,但在工程技术上却进步巨大,罗马人已经掌握了活塞泵、蜗杆螺钉的技术和木桁架技术,最最重要的是罗马人特有的混凝土技术。加之,伴随战争而来的大量奴隶,罗马人就依靠这些技术的进步建了大量高质量的输水渠、下水道和道桥等市政工程和神庙、剧场、斗兽场(Colosseum or Amphitheater)、赛马场(circus)、澡堂(thermae)、巴西利卡(Basilica)等大型公共建筑。

罗马人的神庙直接沿袭了希腊的方式。区别是,罗马神庙有着明确的方向性,有着高高的入口台阶,两侧则是雕塑,比希腊神庙啰嗦但是更有仪式感。另外,除了柱式罗马人更宠爱装饰性更强的柯林斯柱式外,罗马人喜欢在实墙上做假柱。罗马人的这点装饰趣味若与希腊人比,类似于中国的唐代人与清代人比,远远不如希腊人豪放、大气、朴素。

罗马的气候条件、资源状况跟希腊很相似,所不同的是石头少大理石多花岗岩、火山石。罗马多火山,最有名的就是维苏威火山。火山带来的不一定都是坏事。火山灰(pozzolana)是上帝给罗马人的礼物,堪比现代水泥,加上沙子、石子与水混合就能生成混凝土(参见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混凝土技术依赖的是模板,不需要熟练的工匠,可以征用大量的奴隶;而希腊的纪念建筑都是自由民完成的。这是罗马人相比希腊人,建筑大爆发的最重要的原因。正是利用这项主要技术,罗马人建造了大量斗兽场等庞大公共建筑。这些建筑都用到了拱券技术。近东人的拱券不仅会用模板夯土,也会砌筑;但罗马人有了混凝土后,用得最多的是模板现浇。因为这样最简单,也最快捷。罗马万神庙(The Pantheon, 118-128年)的圆顶,其跨度达43.2m在1200年里没有竞争对手,直到文艺复兴时的佛罗伦萨大教堂勉强相当。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罗马混凝土技术受限于材料而仅限于意大利本土,而且罗马帝国灭亡后,这项技术也失传了。其他时空下较结实的拱券都是砌筑出来的而非罗马式现浇。

在希腊柱式的基础上,罗马人于是为西方古典建筑语汇做出了自己特有的贡献,即券柱式。券柱式的特点、比例在斗兽场外立面上成为千古经典。可能受到长期以来就普及于埃及和亚述的砖拱的启发,砌筑石材拱从南方的希腊殖民地或希腊本地传入意大利的。大约在同一时间(公元前3世纪的后期)石材的砌筑拱开始用于路桥以及以筒拱顶的形式用作小型地下墓室的屋顶、引水渠等等诸如此类。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为何不是希腊而是罗马在纪念建筑中出现了券柱式?一种观点是,当石材取代木材成为主要的建造材料后,如此混用的券柱式可能产生于缺乏合适的石材(意大利缺少希腊那种容易加工的大理石)用作宽跨度的过梁。必要时,门窗洞口造得更窄了,突出于墙外的石材的entablature在上下洞口间以及拱之上就造了出来。墙上的拱形洞口就以柱子和entablature形成了边框,因此柱式变得纯粹成了或至少基本成了表面的装饰应用(参见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一般说来混凝土并不暴露在外,不像我们看到斗兽场的遗址那样。混凝土保护层的构造做法(opus)主要有如下四种:小尺度的多边形石材组合,即1. ‘opus incertum’,这导致把类似尺寸的软质的tufa表面抛光后的方块并且切割成锥形,插进后面的混凝土。为了表面产生网状的图案,这些方石片搁置成时髦的菱形,于是被称作2. ‘opus reticulatum’。在3. ‘opus testaceum’和4.‘opus mixtum’的两种作法中,烧制砖的面层就代替了网状的tufa石或者两者混着用,两种情况下都把砖用在转角处取代转角石。这些混凝土面层的处理手段在幸存的罗马纪念物中竟比比皆是。但是,如此面层虽做工很好装饰很好,它们却很少是最后的面层;无论是用作内外墙面,通常在它们的外面还要粉刷或者贴大理石(参见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可见,罗马人有好啰嗦!

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爆发造成了许许多多住宅作为绝妙的活化石被保存下来,使得今天的人们能够清晰看到这一地区的真实建筑状态。跟希腊建筑相似,罗马的城市民居也是外观封闭以院子为中心的合院建筑。相反,在乡下和面朝大海的用地上,为欣赏景观,采取的是更开放的带门廊的别墅,并试图在室内与景观之间建立联系。正是在这些住宅和别墅中,看起来首次使用了大理石作柱子或其他构件的贴面,薄到不足10mm。大理石柱身通常是没凿凹槽的独石,抛光到充分展示其纹理。墙面还多壁画装饰,壁画中建筑形式变得越来越纤细并且日益奇异。当然,大多数人的住宅没有这样奢华。罗马在共和末期,中心区的广场四周相当拥挤。人们挤扎在如此拥挤的出租公寓里,这种公寓好几层高,以木框架和土砖建成。火灾和结构性坍塌司空见惯,公元64年的大火后才重建得更结实些。

随着罗马帝国的扩张,财富和奴隶源源不断地流向首都罗马。这带来两方面的需求,一是随着奴隶作为主要劳动力,大量的小农场主破产,罗马城聚集了越来越多不安分的无产阶级。另一方面,罗马上流社会的人的生活也一改之前的简朴而越来越奢靡。对于前者,罗马的统治阶级采取的是为他们提供免费的面包和娱乐。娱乐主要有两项,一项非常血腥是斗兽场上的搏命行为,一项是赛马场上的马车赛跑。

因为有了便捷的混凝土拱券技术,罗马剧场与希腊剧场的区别在于它通常建在平地上,而不是座椅区利用天然地形。坐席区限制为一个半圆,乐池与伴舞区也不再是希腊的整圆而也是半圆。然后是抬高的舞台。所谓圆形剧场,从字面amphi-theater上也反映其来历,就是取消了舞台后,两个剧场凑成一个整圆,而中心的圆则变为竞技场。罗马的斗兽场又叫Flavian圆形剧场,为首都第一个永久性圆形剧场,在公元70年由罗马皇帝Vespasian开始建造,80年由Titus皇帝落成揭幕,但真正完成的是Domitian皇帝。它坐落于Esquiline山与Caelian山之间的谷地,设计容量为50,000人,入口设计和疏散控制非常完善。平面为一个巨大的椭圆,最外围尺寸为188m×156m。一周有80道放射状墙,以及几乎一样多的独立入口。与这些墙相对应的是3层外侧的拱廊,分别对应着各自的坐席和外侧回廊,并设有专门的贵宾入口。竞技场之下有着复杂的通道体系,含有为野兽而设的兽穴和为表演其他血腥场面而设的设备。外立面为3层叠加的券柱式,第一层是多利克柱式,第二层爱奥尼,第三层科林斯。第三层之上为顶楼层,浅浅的科林斯壁柱和隔间而设的小小方窗洞。今天看到的遗址,除大部分的外墙外,竞技场的地板已经被扒光了,当初的大理石坐席和上面的木坐席也都被扒光了,只剩下粗糙的混凝土。损失主要源于罗马帝国衰败后若干世纪以来把这座建筑物当作了采石场。

斗兽场除了表演人与人、人与兽相互搏命的血腥场面而外,也是把犯人喂野兽而处决死刑犯的场所。被处决的人有灭教时期的基督教长老,和逃跑的奴隶等。当然这样的场面相当残忍,以至于有一次一个面临处决的长老祈祷吃他的狮子能够快一点。这样的处决总的说来是万无一失的,只有一次例外,这次是一个逃跑的奴隶。狮子死活不吃他,观众等得不耐烦了,于是又放出一头豹子来,眼见豹子就要扑向奴隶时,狮子却扑向并一口咬死了豹子。原来这个奴隶曾经在非洲救过狮子一命。最后,所有的观众都沸腾了,要求皇帝赦免奴隶。

作为罗马最古老的赛马场,Maximus经历了不断的加建、改建和装修。它坐落于Palatine山与Aventine山之间的谷地。在帕拉丁山上对赛马场一览无余;而山上则是皇帝以及高官们的住所。不难想象,奥古斯都们在自己的阳台上就可以观赏比赛,下面的滚滚红尘尽在自己的股掌之中。可能最初的组成不过一道标出的赛道、一道马车围绕其赛跑的中间的矮墙(spina)、和起跑的大门(carceres)。后来,安设了几排木坐席,在spina的两端也有了锥形的柱子来标出转弯点。在公元前1世纪后期,它的平面尺度看来为600m×200m。到公元4世纪,有了3层坐席和12个carceres,但事实上赛跑的马车从来没超过4辆(参见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罗马澡堂是罗马上流社会奢靡生活的见证,例如卡拉卡拉(Caracalla’s)大浴场,占地27英亩。里面有各种水温的池子,在一系列的混凝土的穹顶之下。这些房间不像是一开始就整体设计下的产物,而是显示了不断无序增长的过程。可见,罗马人对这些高档休闲场所发展中的需求也是始料不及的。澡堂的功能不仅限于洗浴,还有图书馆等教育功能,和竞技场馆等体育观赏功能,是一座相当综合的娱乐型大型公建(参见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除了混凝土拱券方式能实现大跨度建筑而外,罗马人还有种办法,而且更经济、便捷。那就是利用木桁架可以把短木头拼成大体呈三角形的桁架。我们在上一篇说过,希腊人神庙的跨度,因为不懂桁架技术只能靠整木的长度。希腊人的广场(agora)、体育馆是以柱廊来限定广场、体育馆的边界,而广场与体育馆空间的主体部分,即人流的主要汇集之处则是露天的;当然就受制于天气,不是所有的时间都适用。给它加个顶是自然而然的想法。巴西利卡就可看作是如此广场、体育馆加了顶后的建筑。加个顶后矩形的中央部分,屋顶为木桁架,还要能通气和采光,自然这部分最好比周围高一些,高出来的部分就可以做高侧窗(clerestory window)。这点与南疆的维族民居非常类似,露天的院子加个顶,称为匹希阿以旺。巴西利卡的边柱廊之上也可能是楼廊(galleries)。巴西利卡的更专门化的用途是执行审判;因此常常有个半圆空间(apse)从一侧边的中央或者中心矩形的一端突出去,这个位置就是法官席所在。

在罗马共和晚期,领兵打仗的元老院议员直接领导了海外的征战,军队也由国民逐渐转变为职业雇佣军,他们只忠于将军而不是国家。这些将在外的元老院议员于是威望和权力就越来越大。凯撒(Caesar)正是这样的人,他向他的女婿庞培(Pompey)借兵,58-49BC征服了高卢(Gaul)。庞培惮于他的军队不让他回到罗马,待他终于回到罗马时,庞培则逃到埃及,直到埃及艳后取他首级连同埃及自己的领土和自己的身子一并献给了凯撒。凯撒的威望于是登峰造极,开启了罗马独裁统治的先例。元老院感到了凯撒对民主制的威胁,遂在布鲁图领导下密谋并于44BC所有元老院成员一人一刀刺死了凯撒。凯撒死后,军阀割据,最终他的养子屋大维(Octavius)战胜所有对手,特别是31BC击败最强对手安东尼。27BC元老院授予他奥古斯都(Augustus)皇帝(Imperator)称号,奥古斯都在拉丁文里就是今天十分网红的伟光正的意思。从此罗马共和时期结束,帝国时期开始,一直到284AD结束,为早期罗马帝国(Early Empire)时期。以后所有的皇帝都把法院控制在自己的监管之下,各省军政大权在手的总督也由皇帝直接委派;总之开启皇帝独裁模式,而元老院则沦为橡皮图章。帝国时期也繁荣昌盛过,无论是国家的疆域还是文明的程度都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持续了约两百年;特别是在所谓的五个好皇帝时期,即涅尔瓦(Nerva,96-98)、图拉真(Trajan,98-117)、哈德良(Hadrian,117-138)、安东尼纳斯.皮乌斯(Antoninus Pius,138-161)、马尔库斯.奥里利乌斯(Marcus Aurelius,161-180)。前四个皇帝都是按照养子—继承人的规则来实现政权交接和某种权利制衡,这些养子一般说来无论人品还是才能都是佼佼者,也不一定是意大利本地人,外省人也可以担当。但马尔库斯.奥里利乌斯打破了这一规则,竟然让他的亲儿子康莫德斯(Commodus)继位,打开随后的百年乱世的潘多拉盒子;并于193年遭到暗杀。这样的历史随后不断被重复,仅仅235-284年间就多达两打的短命皇帝命丧黄泉。可见,打破政权交接的规则,就意味着权利的平衡被打破,伴随着的往往是混乱!

284-476为晚期罗马帝国(Late Empire)时期。戴克里先(Diocletian,284-305)皇帝搞了很多去中央化的改革,把罗马帝国划分为东西两部,两部各有一个称为奥古斯都的皇帝和称为凯撒的副皇帝治理,简称为四帝共治。这是东西罗马帝国分裂的开始。

帝国晚期的疆土是如此地广阔。罗马人深知,在那些本地文化落后和原本就较先进的不同省份之间,情况差异极其大。而罗马人的统治方式采取的则是较包容的方式;宁愿让他们的臣民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办事,仅服从明确的条文和总督的督察。因此,只要当地的宗教实践不构成对罗马明显的威胁就被允许,大型的新神庙可以建起来献给当地的保护神。随着部队、商人、俘虏和奴隶的迁徙,新宗教尤其是那些唯一神的东方宗教也被引入罗马。崇拜太阳在3世纪变得最重要了,并且被一些皇帝定为官方宗教并为后来康士坦丁所首肯的基督教的合法化铺平了道路。基督教主要在那些被犹太人造访的商业中心的社会低下者中传播,到公元2世纪初其信徒已扩至社会大多数阶层,并且到3世纪,数量已经变得大到足以被视为严重的威胁。这也导致了由Decius(249-51)、Valerius (257-61)、和Diocletian领导的对基督教徒的迫害,但并无成效。

君士坦丁(Costantine,306-337)皇帝受洗成为基督徒,并于313年颁布米兰法案(Edict of Milan),正式承认基督教是合法宗教。他于330年把原来的希腊殖民地拜占庭(Byzantium)作为东罗马帝国的首都,称作新罗马并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也称作君士坦丁堡(Costantinople)。那意思就是之前的罗马是把基督教当作邪教来对待的。作为社会底层人士的基督徒,针对生活糜烂的上流社会在男女关系上的不检点,自诩一夫一妻制的纯洁,并把这一婚姻形式作为唯一合法的基督教婚姻模式。狄奥多西(Theoclosius,379-395)皇帝于393年进一步独尊基督教,把基督教定为罗马的国教,而其他宗教为非法。狄奥多西于395年正式分裂罗马帝国为西东两个帝国(参见L.S.Stavrianos的A Global History From Prehistory to the Present)。

基督教合法后,作为教会传教的场所的教堂逐渐多了起来。对于广大处于社会底层的基督教教徒而言,这样的场所除了要容纳相当人群并适合各种天气外,还要避免一些不好的因素;首先不能够是异教徒的圣地圣殿,也不能够太奢华,还不能产生不好的联想。最后,只有巴西利卡在当时最能满足这些,施工周期还短。

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内迅速传播开来。到公元10世纪末,西方的基督教世界已包括了大约西班牙一半的国土、现代法国的全部和德国易北河以西地区,以及奥地利、意大利和英格兰的全部。

476年罗马城再次被北方蛮族攻陷,最后一位西方皇帝罗穆卢斯(Romulus Augustulus)被罗马雇佣军叛军头目日耳曼人奥多亚塞(Odoacer)废黜,得意洋洋的奥多亚塞意犹未尽,还提笔给东罗马帝国皇帝去信,郑重告知西罗马帝国再无皇帝。

罗马广场(forum)位于斗兽场一旁罗马的心脏位置;跟希腊的agora相似,与民主政治密切相关,最初是一个不规则形的露天空间,充当市场、大集会的地方,以及政治性的讨论和游行的场地。所以,forum在现代英语中已经转变为论坛的意思。在共和晚期它仍是一个多功能的空间,被未经计划的成组的住宅、商店和作坊包围。到了帝国时期,罗马广场更赋予了意识形态的意义。它是个正式的矩形,完全围合于一端的是一个神庙,广场结果成了神庙的延伸的temenos或神圣的院落。另一方面,它会被柱廊和通常还包括市场和一个巴西利卡的公共建筑包围得大大的。罗马凯撒广场和Venus Genatrix神庙(公元前51年开工,在Augustus治下竣工)是最初尝试的一部分,一端的神庙是献给凯撒神圣的女性祖先的。 这开启了一个传统,每一个皇帝都为先前的皇帝早期的养父(后来的生父)建造神庙和相应的广场,并且广场间形成严格的轴线正交关系。这些神庙也就沦为皇帝的家庙,而失去了共和的意义。天安门广场其实就是这种意义的罗马帝国广场。

帝国的扩张伴随着是不断的战争和胜仗,为了纪念这些,凯旋门作为影响后世深远的一种西方古典建筑形制被大量竖立起来。它们与其说是建筑也许不如说是大尺度的雕塑;其基本形式是独特的罗马拱券,支撑在柱墩上并且柱式为叠柱式,还有为纪念某场战役胜利的浅浮雕和雕像。

罗马帝国是个无论经度还是纬度都跨越非常大的帝国,地中海成为帝国的内海。东方帝国的拜占庭建筑和西欧的罗马式建筑,以及意大利、希腊的地中海建筑,反映了演化于其间的气候——从东方亚热带的阳光和高温到北方和西方的沉闷和寒冷,再到地中海的温暖而干旱。典型而言,南方的屋顶坡度低甚至平顶,窗户少而小,墙厚到能消减白天的阳光;北方的窗户大而屋顶坡度陡以抵御雨雪;有意思的是这些与咱们中国正好相反。罗马式建筑正是适应了北欧的气候和地形后而发展成为哥特式风格(参见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当然这是后话了。

 

2019年08月11日

于成都

 

 

马海东 三千 admin 等3人赞过
2019.08.12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